<noframes id="zxlxb">

          <big id="zxlxb"></big>
          <track id="zxlxb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人間百態>奇聞異事 >   養我歲寒枝,會有解脫年:蘇東坡晚年還是個超級學術男

              養我歲寒枝,會有解脫年:蘇東坡晚年還是個超級學術男

              導讀:養我歲寒枝,會有解脫年:蘇東坡晚年還是個超級學術男蘇軾晚年謫居嶺(南)海(南),已是身心瘦弱的老人。然而,當他離開虛偽、污穢的官場

              養我歲寒枝,會有解脫年:蘇東坡晚年還是個超級學術男

              養我歲寒枝,會有解脫年:蘇東坡晚年還是個超級學術男

              蘇軾晚年謫居嶺(南)海(南),已是身心瘦弱的老人。然而,當他離開虛偽、污穢的官場生活,很快又適應了“蠻煙瘴雨”的嶺海環境。他初來惠州第一次食荔枝時,就顯得特別高興:“人間何者非夢幻,南來萬里真良圖名?!保ㄒ姟端脑率蝗粘跏忱笾Α罚┧械?,來南國真不錯。經過幾度遷居,他很快在白鶴峰處,筑足夠一家三代二十多人安住的新居。整飾雅潔的新居內,還辟有書房,并取名于孔子對《詩經》的評價,曰“思無邪齋”。他家門前朝北,有小河流過,放眼望去,一抹綠野;近處的白水山,隱隱可見的羅浮山,也盡收眼底。處處是濃綠的草木和亞熱帶水果,真的是“嶺南萬戶皆春色”。閑來他以食荔枝為樂,并作詩《食荔枝》,吟道:“羅浮山下四時春,盧橘楊梅次第新。日啖荔枝三百顆,不辭長作嶺南人?!边@次謫徙嶺南,是蘇東坡在政治上受到的又一次沉重打擊。官場上失意,生活上成為一個農夫,但他與當地的居民相處十分親密,他自己甚至說“雞犬識東坡”。體現了詩人“不屈己,不干人”的愉悅心情。他要把羈留在這里的時光釀造成生命的蜜月。蘇東坡一生憂患,一生寫詩作詞。當年,他在湖州太守任上,因寫有“根到九泉無曲處,世間惟有蟄龍知”的兩句詠老柏的詩,被認為是對皇帝的大不敬而獲罪,下過大獄,差一點兒丟掉性命,后被貶黃州。這就是發生在宋神宗年間有名的“烏臺詩案”。他住在長江邊上一個窮苦小鎮邊,筑有“雪堂”。他甘愿做個農民,躬耕東坡,自得桑田之樂。此時,他常呼朋喚友,引舟夜游,以詩酒邀月,寫下了諸如《大江東去》、“前后赤壁賦”以及《承天寺夜游》等多篇精妙幽玄的神品。如今,他又被貶住在嶺南這荒蠻的瘴癘之地,于“思無邪齋”寫下食荔枝詩篇。從“雪堂”到“思無邪齋”,都是詩人以平?;坌?,參悟宇宙人生的最好居所,也表明詩人不再“心為形所役”,明了生命的真趣,不為物役而保有內心的清明。他在宋元祐年間,為頌揚韓愈功績而作的《潮州昌黎伯韓文公廟碑》中,借孟子的“我善養吾浩然之氣”以自礪寫道:“不依形而立,不恃力而行,不待生而存,不隨死而忘者矣。故在天為星辰,在地為河岳;幽則為鬼神,而明則復為人。此理之常,無足怪者?!碑斈觏n愈因《論佛骨表》中有“事佛求福,乃更得禍”二句觸犯了唐憲宗的忌諱,曾被貶謫嶺南潮州,而今蘇東坡又踏上這被貶謫之路,一樣的羈旅,一樣的命運,他傲然挺立在大庾嶺上,朗聲高吟《過大庾嶺》:“一念失污垢,身心同清靜。浩然天地間,惟我獨也正?!蹦线w途中,已是五十九歲的蘇東坡,決心斬斷前緣,追求精神上的新生。雖飽經憂患,但心境卻已然澄澈安詳。他以了生死、忘寵辱的曠達態度對待不幸的命運,高高超越蠅營狗茍的政治勾當之上。讀此碑文,和他那《過大庾嶺》的詩篇,感到詩人是那么老而彌堅,字里行間流淌的還是那種浩氣四塞的聲音。正當蘇東坡辛苦經營建造的白鶴峰新居落成,將要安心過著遒健樸茂的生活的時候,不幸的消息又傳來了。紹圣四年(公元1097年),朝廷加重對元祐黨人的處理,四月誥下,責授蘇東坡瓊州別駕昌化軍安置,不得簽署公事。昌化古稱儋耳(今海南儋縣)。此地的生活條件比在惠州艱苦得多,政治處境也險惡得多,古代遷客逐臣,謫此少有生還者。但他總能以儒家的道義感激勵自己。晚年,他特別仰慕陶淵明 “性剛才拙,與物多忤”,不肯為五斗米折腰的性情和為人。他視陶淵明為摯友,在《和陶詠三良》中提出“事君不以私”的看法:“殺身固有道,大節不要虧。君為社稷死,我則同其歸。顧命有治亂,臣子得從違?!彼竽懙胤穸藢实鄣挠拗?,這是蘇東坡政治認識上的一大進步。蘇東坡晚年還是個超級學術男。他在海南完成了《論語》、《尚書》、《易經》三書的注解,同時寫了一百二十多首和陶詩?;蛟伿?,或描寫海南生活,更多的是抒寫自己“有志不獲騁”的抑郁心態。如《和陶歲暮作和張常侍》中把自己比作被藤蔓纏繞的長松:“有如千丈松,??嗳趼p。養我歲寒枝,會有解脫年?!痹娙艘呀浭怯T不能,欲進不成,但依然高揚“千丈松”的戰斗品格,真可謂長歌當哭、精神飛揚了。蘇軾在南遷中有強烈的北歸信念,哲宗元符三年(公元1100年)五月得赦,六月北歸,終得生還,他情緒激動,連續寫了一些優秀詩篇?!冻芜~驛通潮閣》是有名的一首:“余生欲老海南村,帝遣巫陽招我魂。杳杳天低鶻沒處,青山一發是中原?!苯Y尾兩句,表現了蘇軾晚年詩藝的精純成熟,達到了詩歌絕詣,所以紀昀認為它是“神來之句”(見《紀評蘇詩》),難以企及?!读露找苟珊!?,也是蘇軾北歸時的一首名作,詩云:“參橫斗轉欲三更,苦雨終風也解晴。云散月明誰點綴?天容海色本澄清??沼圄斲懦髓跻?,粗識軒轅奏樂聲。九死南荒吾不恨,茲游奇絕冠平生?!痹娨夂?,充滿詩人喜悅與自豪的情感。詩中妙于將眼前現實情景,賦予象征意義:苦雨終風停止、云散月明,象征詩人苦難的謫居生活結束;天容海色原本澄清,象征詩人一貫獨具的高潔超曠的情懷。自海外歸來,猶余下夫子乘桴海之意,領會了黃帝“達于情而遂于命”的天樂,真正達到超然于物的高境。作者雖然也流露時光虛擲、人生易逝的晚年感慨,但回想起南荒七年,死里逃生,終覺欣慰;而且帶著嘲諷的意味說:茲游奇絕,實為平生之冠。北歸不久,歷盡滄桑、憂患一生的一代文豪蘇軾,終于在常州的家園病倒了。彌留之際,詩人作《答徑山琳長老》詩,說:“大患緣有身,無身則無疾。平生笑羅什,神咒真浪出?!闭f完,便與世長辭了。蘇軾的門人李廌在祭文中云:“皇上后土,知平生忠義之心;名山大川,還千古英靈之氣?!边@一聯語,當時傳播天下,“士大夫稱其詞賅而美”,代表了我國古代人們對蘇軾的最高評價。

              標簽: 歲寒
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        為您推薦
              欧美三級片黃色三級片黃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zxlxb"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zxlxb"></big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zxlxb"></track>